一只阿仙

大佬的求爱之路(上)

勛鹿情:


文/勛鹿情

鹿影帝最近有点苦恼。他被一个男人缠上了,还是一个黑帮老大,一个心狠手辣的老大。

事情还得从几天前说起,鹿影帝答应去参加朋友的宴会,没想到鼎鼎有名的黑帮老大吴大佬也来了。要知道,吴大佬可是最讨厌参加这些宴会什么的。吴大佬也很郁闷,要不是自己哥哥逼着他来,他才不会来呢!

当吴大佬转悠了两圈准备走的时候,他突然发现了人群中正在与人交谈的鹿影帝。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裁剪合适,把他的好身材完完全全显露出来,两条腿又长又直!吴大佬感觉,自己的爱情来了!

吴大佬召来身边的手下,“那人是谁啊?”他指了指鹿影帝。
“大哥,他你都不知道,他可是很有名的鹿影帝啊!人演的电影,精彩的不得了!”
吴大佬摸摸下巴,原来是个明星啊,怪不得长得这么好看,身材还好!

吴大佬端着两杯酒,走到鹿影帝身边。
“你好,鹿影帝,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请你喝一杯呢?”
鹿影帝看了看来人,他是认识眼前这个人的。
“对不起,我不喜欢和我不熟的人喝酒,失陪了。”说完转身就走,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吴大佬看着走远的人,大拇指不停摸搓着酒杯,“呵呵,有意思,有个性,我喜欢!”

自那之后,鹿影帝就一直受到吴大佬的'骚扰'。每天工作室都能收到不同的花,花每天不重样,而送花的人是铁打不动的吴大佬。每次出席活动,拍广告,拍戏总能很巧的遇到吴大佬。每次他都笑嘻嘻的邀请鹿影帝吃饭,送其回家。看着吴大佬这么狗腿,鹿影帝不禁想,这个人和别人描述的不一样嘛……

鹿影帝下班晚了,刚出公司大门,就看见吴大佬斜靠在车子旁边抽烟,在模糊的路灯下,烟雾缭绕,还真看出几分不一样的感觉来…

吴大佬看见鹿影帝来了,很狗腿地打开了副驾驶的门,“这么晚了,我送你回去啊!”几天的接触,鹿影帝也发现,这人除了嘴有点坏之外,人还挺好。于是便大方的坐上车。

一路沉默。
等到了鹿影帝家楼下,他才反应过来。
“你查我?”
“是啊,自己媳妇儿的住址怎么能不知道呢,不然怎么天天接媳妇儿上班下班呢?”吴大佬朝鹿影帝挑了挑眉。
鹿影帝听到那句媳妇儿,瞬间红了脸,“什么媳妇儿,你瞎说什么???”
“我喜欢你,我在追你,你就是我媳妇儿!”
“谁…谁……谁是你媳妇儿?谁要你追!!别乱叫!”听了吴大佬的话,鹿影帝脸更红了!
“好好好!媳妇儿的话必须要听,不喜欢那就叫宝贝儿!追我的宝贝儿要慢慢来,不急~”
鹿影帝受不了吴大佬这么肉麻的话了,打开车门就往外跑,“臭不要脸,谁是你宝贝儿,哼~”
吴大佬看着落荒而逃的鹿影帝,大声喊道“宝贝儿不要害羞嘛,明早来接你上班啊~~~等我哦~~~”

《双子花》文/喵比

吃甜豆长大的喵:

第九章


“您好,请问于日小姐在吗?”


此时,S公司的前台处,一个一头卷毛的男人正拿着警员证在前台客服小姐面前晃着,而站在他身后的男人,则是一副万年冰山冷漠脸,周围的过路人看得都想多穿几件衣服了。


“财务经理?”


女人大概是看见了鹿晗手上的警员证,有些惊讶。


“是的。”


“她……好像快一个星期没来上班了。”


“她经常这样吗?”


“不,于经理是我们公司出了名的工作狂,一年四季不管是狂风还是暴雨她都没请过假,更别说罢工了,可是这个星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打电话没人接,去她家里也找不到人。”


鹿晗转过身,与那人四目相对之间,便清楚了对方的意思。


“能告诉我们于经理的住址吗?”


鹿晗见女人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,于是又拿起警员证,微微笑着。


“没办法,调查需要。”


“那……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
吴世勋在后面显然听得有些烦躁,于是皱着眉,语气很不耐烦。


“小姐,不好意思,保密。”


女人被这突然从阳光大男孩到冰山冷漠男的转变吓了一跳,再抬头,见到吴世勋那双冷到不行的双眼,于是很识相地说出了前几天自己才刚去过的地址。


女人说完后,吴鹿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皱了眉,这……根本就不是他们上次去的那个地方,难道于日有两套房子?其实这也不是不可能,毕竟人家是富二代嘛。


“那……带我们去她办公室看一下吧。”


相比吴世勋那张冷到可怕的脸,客服小姐还是更喜欢这个说话一直带着微笑的卷毛小哥,于是很愉快地答应了。


于日的办公室在4楼,坐电梯还没一分钟就到了。


两人走进办公室,都不由瞪大了眼睛,他们都以为自己会看见一个富丽堂皇的工作室,结果……这个办公室却连一点儿奢侈的装饰品都没有,室内基本上都是黑白调的,让人看上去觉得它主人很简单。


“你们财务经理的办公室还真是简单啊。”


吴世勋的手随意搭上了鹿晗的肩膀,侧头对着客服小姐说道。


“是啊,她特别节俭,我们公司好多人都以她为榜样呢。”


节俭……吗?想一想之前在于日家里看到的景象……怎么都和“节俭”两个字挂不上钩好嘛!


一边说着话,两人一边从门口走到了办公桌前,因为桌子上的一个相框停了下来。


相框里的照片是于日的父母和她本人的合照,虽然现在看到这张脸,两人依旧会后颈发凉,但由于这张照片实在是很美好,他们才不至于全身发颤。


突然,吴世勋双眼一眯,眉头紧皱,眼神死死地盯在了照片上,旁边的客服小姐以为他和他们有仇,要不是被鹿晗阻止,她早冲上去了。


当吴警官的双眼出现这样的眼神时,鹿晗知道,这货待会儿一定会有一个重大的发现了。


“于经理的肩膀上有胎记?”


吴世勋没有转过身,眼睛还继续盯在照片上。


这么说来,号称“神枪手”的鹿警官自然也就发现了,照片上女人肩膀上的那个红点。


“嗯,是一个太阳的形状。”


“呵,鹿Sir,这下就好玩了。”


吴世勋转过身,双手插在裤兜里,歪着头,对着眼前这个还在思考的男人很吝啬地笑了一笑,而身旁的女人则彻底看呆了,没想到冰山脸还会笑!而且笑起来简直不要命啊!!


“你刚才的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
该查的都查到了,于是两人也就不继续逗留,很快地出了公司。


“你还记得吗?于月,她的腿上也有胎记。”


吴世勋一边说着,一边开了车门,手护着鹿晗的头,直到鹿晗钻到副驾驶上,才将手架到车棚上。


“哦!我想起来了,于月的腿上有个月亮胎记,而于日的肩膀上也有个太阳胎记,所以……两人有可能真的是姐妹。”


吴世勋很赞同地点点头,顺便揉了一把小卷毛,再绕到主驾驶上。


“你之前就猜到了?”


“嗯,虽然没什么依据,但是就是有直觉。”


鹿晗转过头,睁着大眼睛,满脸认真地说道,然而这副表情在吴警官眼里,不知道为什么,却莫名地……很可爱?


于是吴世勋的手又忍不住地凑上去,but原本要向卷毛进攻的手突然在中途转移了目标。


“唔……我操!吴世勋你干嘛!”


没错,我们向来严肃的吴警官现在正捏着鹿警官的脸,而且还露出一副幼儿园小孩第一次玩玩具一样的表情。


因为鹿晗的脸被吴世勋捏着,所以发出来的声音就像年糕一样软绵绵的。


很好,吴警官癖好,多加一条,喜欢捏人脸。


在鹿警官的手脚并用之下,幼稚的吴某人才松开了手,但嘴角却终是藏不住笑意。


“吴世勋你没毛病吧!”


“没,只是突然感觉你很可爱。”


“操!老子是纯爷们儿!”


吴世勋将头转向窗外,眉眼像月牙一样,这是这个男人少有的一次,能笑得如个孩子一般。


“喂!你笑个毛线!”


“噗。”


“妈的你丫还笑!”


偶然之间,吴世勋的目光扫到了花丛中的那两朵自同一根茎长出来的花,笑容戛然而止……


……


你,发现什么了吗?

《双子花》文/喵比

吃甜豆长大的喵:

第六章


“报告警官,监控内容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。”


吴世勋挑了挑眉,双手横抱在胸前。


“真的没有吗?还是说……只是你们查不到?你是新来的吧。”


听完这句话,小警员猛地一抬头,没错他就是看了一个早上的监控都查不出任何可疑的地方!他就是新来的!


“我们是警察,不是观众,我们要挑各种细节,而不是像看电影一样笑笑就过。做警察,你不但需要一颗正义的心,还需要一双足够明亮的眼睛,额……就比如这家伙。”


在吴警官教育新人时,我们的吃瓜群众鹿警官总会被拿出来当教材,不过这次还好,不是反面教材,不然警署又要不太平了。


鹿晗看向吴世勋,有些欣喜地眨了眨那双被评价为足够明亮的双眼,不过下一秒又立刻翻成了白眼,因为吴警官接着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
“所以,鹿警官,用你那双明亮的双眼,看一看这个视频,有什么可疑点。”


去你丫明亮的双眼!不就是懒嘛!还找借口让本大爷亲自上场!


“来,让你鹿哥哥教你怎么看出疑点,咱别理那个眼睛被糊了一坨屎的人。”


鹿晗随便拖了把椅子在电脑旁坐下,顺便拍了拍小警员的肩膀以示鼓励。


“鹿Sir,没有人告诉你,说话要讲文明吗?”


“吴Sir,没有人告诉你,做人不能太懒吗?”


于是吴警官很不服气地,从旁边又拖了把椅子,同样在电脑旁边坐下。


所以,我们可怜的小警员,便非常尴尬地,被夹在了这两人的中间。


视频开始播放,镜头中站在前台的女人应该就是于月,和资料里的照片出入不大。


这位小警员负责调查的这段视频不到半个小时,所以三人很快就将其看完了。


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


小警员依旧是皱着眉,摇摇头。吴世勋又把视线移向旁边一脸“我有重大发现”的鹿警官。


“从18分45秒到19分03秒,于月的表情有些不自然,显然是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。”


吴警官点点头表示赞同,于是便将视频调到了鹿晗所描述的时间段,拍了拍小警员的肩膀。


“这一次,仔细看。”


几秒的视频重新播放了一遍,这一次与之前不同的是,小警员终于抬起了头,双眼似乎发着胜利的光芒。


“那个女人走过时,于月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,特别是……她的……她的肩膀!”


“嗯,非常不错,有进步。”


吴世勋很满意地拍了拍小警员的头,表示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
“那个女人的相貌我们看不到,但是从于月的表情可以看出来,这两人必然是有联系的。”


“这个视频的时间是……于月失踪后的第一天!”


“这个女人的信息我们一定要查出来。”


于是警方全方位出动,最终通过各路监控,查到了女人的家庭地址。


俗话说得好,人多力量大不是吗?


但作为案子的负责人,忙活了2天已经累成狗的吴鹿二人现在依旧乘着车,飞速地赶往那个好不容搜查到的地址。


“鹿Sir,快到了,别睡。”


“你也好不到哪儿去,开车呢!眼睛睁大点!”


车子猛地一刹,两人身体同时猛地前倾,接着又被安全带拉回,整个过程不超过5秒。


“操!吴世勋你他妈干什么呢!”


“提神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虽然是用这种方法,不过好像真的精神了许多。


于是两人下车后,鹿晗顶着两个黑眼圈向正在理着头发的另一只熊猫瞥了一眼,接着嫌弃地拉过那人,垫脚,蜻蜓点水了一下。


这回倒变成吴世勋诧异了,愣在原地盯着面前那人。


“你干嘛?”


“提神。”


这么说,好像还真是……心跳加速,简直精神百倍!


“所以……准备好了吗?”


吴世勋牵过鹿晗的手,抬着下巴向前方那座别墅望去,监控中的女人最后走进的房子。


鹿晗反扣住吴世勋地手,十指紧紧相扣。


“好了。”


“鹿Sir,你很紧张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紧张的话,那就抓紧了。”


吴世勋举了举两只握得死死的手,看着鹿晗的双眼,低着嗓音。


“我在。”


鹿晗点点头,加大了手指的力度。


吴警官的手,其实也在轻轻地颤着,他的声音,也在抖着,只是小得不易察觉,其实他,也是害怕的吧。


鹿晗转过头,看着自己身旁的这个男人,觉得也有必要说一句。


“吴Sir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在。”


……


警方通过调查,那栋别墅的主人,名字叫作于日。


……


如果于月是孤儿,那么于日又是谁?


如果只是凑巧,那么监控中于月的那副表情和后来的失踪,又该如何解释?


真相就要渐渐浮出水面了,你,准备好了吗?

给叶汐疯狂打电话

暮涂为客:

我害怕 Vol.1


文/叶汐
 
  “没什么好说的,我会回中国。”鹿晗拉过刚刚被吴世勋踢到一旁的行李箱,冷着脸说道。


  “你真的要走?”,吴世勋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,“鹿晗你想想清楚!这件事情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决定的吗!”吴世勋见鹿晗如此认真地说道,顿时有些慌张,可放不下自己的自尊心,语气重了些,声音也是止不住的颤抖。


  气在头上的鹿晗没听出来吴世勋话里的意思,以为他又犯大少爷脾气:“我说,我要回中国,我们以后再无瓜葛,好吗?明白了吗?”


  回应鹿晗的是吴世勋响亮的一声摔门声。


  听到吴世勋大力的摔门声,鹿晗有些脱力,要装进行李箱的衣服从手中滑落。


  其实只要吴世勋说一句,我希望你留下来。鹿晗可以立马退了机票,可以放弃回国发展的一切想法,因为吴世勋而留在韩国。


  可是吴世勋没有说,吴世勋只是说,他鹿晗随随便便决定了这件事情。


  鹿晗从来不是随便的人。


  于是争吵来了,冷战来了。


  随之而来的,破碎的爱情。


  那么再见了,吴世勋。


  我鹿晗从不是一个会舍己为人的人。就把我之前对你的恻隐,当作是狼心狗肺吧。


  飞机刚落地,鹿晗发了微博。


  M鹿M:“我回家了。”


  老高瞥了一眼鹿晗:“确实是回家了鹿爷,好久没回北京嘞您。”,尔后顿了顿,“那您内小情人……?”语气中带着试探。


  “掰了。”鹿晗面无表情的刷新着微博页面,手指频繁的滑动表现出了主人的烦躁。


  “嘿我就说你们长久不了……”老高刚想开始他的长篇大论,在鹿晗冰冷的一瞥后只好作罢。


  “得得得,我先送您老回家。”老高在嘴唇前做了个拉上的动作,意思是自己不会再多说了。


  第二天鹿晗早上起了个大早,自然醒。睁眼看了会儿家里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,有些睡不着了,可又懒得起,于是躺在被窝里拿起手机。


  正看着微博热搜呢,突然一下手机响了,把鹿晗吓了一跳,一看,老高发的:“鹿爷您生日快乐嘿!中饭我请您下馆子去。”


  鹿晗撇了撇嘴,回复:“不让你请难不成我请?”


  立马收到了老高的回复:“小的错了小的错了,今儿您的开销我包了成不?”


  鹿晗咧了咧嘴,笑了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
  结束了与老高间的对话,鹿晗跳下了床。许久没有回北京了,还是有些不习惯。不习惯北京干燥至极的空气,不习惯北京的雾霾,也不习惯没有那个一天到晚在自己耳边唧唧喳喳的男人。


  鹿晗揉了揉太阳穴,怎么又想到那里去了,回国不是自己选的吗?没资格感叹失去。


  好好捯饬捯饬自己以后,鹿晗出了门。今天是周日,街上的人都还挺多的。


  鹿晗压了压自己的帽沿,沿着街边快速走到这条街尽头的餐馆,那是自己每逢回北京必去的小餐馆,有着自己喜欢的饺子和炸酱面。


  进了门,还是自己熟悉的格局,连桌子摆放的位置都一模一样。


  扫了一眼,发现老高坐在最里面的角落,于是走了过去。坐下后拿起桌上的菜单,顺口问了句:“都点了啥。”


  老高笑嘻嘻地回答:“今儿我鹿爷生日,点的都是您爱吃的,今儿个敞开肚皮吃,小的给买单。”


  鹿晗心情也很好,敲了敲桌面:“你也就在这儿敢让我敞开肚皮吃,抠的你。”


 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贫嘴,点的东西都上来了。


  确实上的都是鹿晗爱吃的东西。其实这么多年来鹿晗爱吃的东西一直没变,即使在韩国那么久,也没改变鹿晗的一切生活习惯。


  鹿晗一直都是一个长情的人。


  对衣服也好,鞋子也好,即使有的再多,穿来穿去似乎钟爱的款式就那么几个。吃食也一样,喜欢辣的不喜欢甜的。从未变过。


  对人也是一样。


  你问,对吴世勋呢?


  大概也是这样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