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阿仙

给叶汐疯狂打电话

暮涂为客:

我害怕 Vol.1


文/叶汐
 
  “没什么好说的,我会回中国。”鹿晗拉过刚刚被吴世勋踢到一旁的行李箱,冷着脸说道。


  “你真的要走?”,吴世勋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,“鹿晗你想想清楚!这件事情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决定的吗!”吴世勋见鹿晗如此认真地说道,顿时有些慌张,可放不下自己的自尊心,语气重了些,声音也是止不住的颤抖。


  气在头上的鹿晗没听出来吴世勋话里的意思,以为他又犯大少爷脾气:“我说,我要回中国,我们以后再无瓜葛,好吗?明白了吗?”


  回应鹿晗的是吴世勋响亮的一声摔门声。


  听到吴世勋大力的摔门声,鹿晗有些脱力,要装进行李箱的衣服从手中滑落。


  其实只要吴世勋说一句,我希望你留下来。鹿晗可以立马退了机票,可以放弃回国发展的一切想法,因为吴世勋而留在韩国。


  可是吴世勋没有说,吴世勋只是说,他鹿晗随随便便决定了这件事情。


  鹿晗从来不是随便的人。


  于是争吵来了,冷战来了。


  随之而来的,破碎的爱情。


  那么再见了,吴世勋。


  我鹿晗从不是一个会舍己为人的人。就把我之前对你的恻隐,当作是狼心狗肺吧。


  飞机刚落地,鹿晗发了微博。


  M鹿M:“我回家了。”


  老高瞥了一眼鹿晗:“确实是回家了鹿爷,好久没回北京嘞您。”,尔后顿了顿,“那您内小情人……?”语气中带着试探。


  “掰了。”鹿晗面无表情的刷新着微博页面,手指频繁的滑动表现出了主人的烦躁。


  “嘿我就说你们长久不了……”老高刚想开始他的长篇大论,在鹿晗冰冷的一瞥后只好作罢。


  “得得得,我先送您老回家。”老高在嘴唇前做了个拉上的动作,意思是自己不会再多说了。


  第二天鹿晗早上起了个大早,自然醒。睁眼看了会儿家里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,有些睡不着了,可又懒得起,于是躺在被窝里拿起手机。


  正看着微博热搜呢,突然一下手机响了,把鹿晗吓了一跳,一看,老高发的:“鹿爷您生日快乐嘿!中饭我请您下馆子去。”


  鹿晗撇了撇嘴,回复:“不让你请难不成我请?”


  立马收到了老高的回复:“小的错了小的错了,今儿您的开销我包了成不?”


  鹿晗咧了咧嘴,笑了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
  结束了与老高间的对话,鹿晗跳下了床。许久没有回北京了,还是有些不习惯。不习惯北京干燥至极的空气,不习惯北京的雾霾,也不习惯没有那个一天到晚在自己耳边唧唧喳喳的男人。


  鹿晗揉了揉太阳穴,怎么又想到那里去了,回国不是自己选的吗?没资格感叹失去。


  好好捯饬捯饬自己以后,鹿晗出了门。今天是周日,街上的人都还挺多的。


  鹿晗压了压自己的帽沿,沿着街边快速走到这条街尽头的餐馆,那是自己每逢回北京必去的小餐馆,有着自己喜欢的饺子和炸酱面。


  进了门,还是自己熟悉的格局,连桌子摆放的位置都一模一样。


  扫了一眼,发现老高坐在最里面的角落,于是走了过去。坐下后拿起桌上的菜单,顺口问了句:“都点了啥。”


  老高笑嘻嘻地回答:“今儿我鹿爷生日,点的都是您爱吃的,今儿个敞开肚皮吃,小的给买单。”


  鹿晗心情也很好,敲了敲桌面:“你也就在这儿敢让我敞开肚皮吃,抠的你。”


 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贫嘴,点的东西都上来了。


  确实上的都是鹿晗爱吃的东西。其实这么多年来鹿晗爱吃的东西一直没变,即使在韩国那么久,也没改变鹿晗的一切生活习惯。


  鹿晗一直都是一个长情的人。


  对衣服也好,鞋子也好,即使有的再多,穿来穿去似乎钟爱的款式就那么几个。吃食也一样,喜欢辣的不喜欢甜的。从未变过。


  对人也是一样。


  你问,对吴世勋呢?


  大概也是这样吧。

评论

热度(33)

  1. Seluhyun_暮涂为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安。
  2. 麌麝勚暮涂为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为您疯狂打call
  3. 噫九盏暮涂为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打call!
  4. 一只阿仙暮涂为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给叶汐疯狂打电话
  5. 昏憨杂货店暮涂为客 转载了此文字